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8 / 3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8 / 3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18

恩福

2015

年1月

Vol. 15. No.1

《創世記》強調記實性和上帝的臨在性;而《紅樓夢》強調小說的虛構與人生的虛幻性。

Genesis

exhibited reality and

God’s immanence while

Dream of the Red Mansions

unfolded the fictional nature of a novel and the illusion of human life.

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

族都要因你得福。’”這段預言性的祝福,不僅預

告了信心之父亞伯拉罕的一生,也雙重關聯到了信

心子民的信心生活。

這類預言的敘事藝術手法,在舊約敘事文中還

有很多的不同應用。例如:(1) 耶和華對利百加腹

中二子的預言 ,以及雅各(意為抓住)名字預示性

格和人生。(2) 約瑟的夢所預示的他與父家的關係

和人生境遇的變化(37至50章)。(3) 雅各臨終為

約瑟的兒子以法蓮和瑪拿西祝福(48:13-22),預

示這兩個以色列支派將來的境遇。接著,他叫兒子

們都來,說:“你們都來聚集,我好把你們日後必

遇的事告訴你們。 ”(49:1)藉這句話,作者清楚

道明了預言對之後敘事情節的綜述性和引導性,而

49:3-27預言了以色列十二支派的未來。

《紅樓夢》中的預言性敘事

這種預言性的敘事藝術手法,在中國文學中的

應用相當多,四大名著之一的《紅樓夢》尤其多。

開篇第一回中,一僧一道於青埂峰下遇見女

媧煉石補天遺下的一塊。僧說:“形體倒也是個靈

物了,只是沒有實在的好處。”這句話點明了賈寶

玉將來在世人眼裡的情形。隨後在石上題字,寫了

主人公賈寶玉一生的故事:“空空道人乃從頭一

看,原來就是無材補天,幻形入世,蒙茫茫大士、

渺渺真人攜入紅塵,歷盡離合悲歡、炎涼世態的一

段故事。”並以一偈語概括:“無材可去補蒼天,

枉入紅塵若許年。此係身前身後事,倩誰記去作奇

傳﹖”

這一段不僅以預言的手法綜述賈寶玉的人生,

並對整本紅樓夢定下了基調,以佛道文化為視角,

來看人生的“靈物”與“實在的好處”之價值觀。

接下來,以空空道人與石頭的一段問答,點明書中

小兒女的情與痴,和歷史政治的賢與善之真偽、虛

實。最後以“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

者痴,誰解其中味﹖”結束這個引子,開始正文

敘述。這四句詩正好與全書結尾的四句相對稱呼

應:“說到辛酸外,荒唐愈可悲。由來同一夢,休

笑世人痴!”

另一特別值得一提的,就是在紅樓夢第五回“

賈寶玉神游太虛境,警幻仙子曲演紅樓夢”中,寶

玉看“金陵十二釵正冊”、“金陵十二釵副冊”

、“金陵十二釵又副冊”中的畫及詩,對紅樓夢中

一些配角型女子的一生做了預言。之後,整本紅樓

夢中的情節,都讓讀者反覆想起這些詩句,並對其

有漸漸清晰的理解。

而歌舞演唱的新製《紅樓夢》十二支曲的詞,

將《紅樓夢》一書中主要人物的人生境遇和大結

局,都作了藝術性的預示,例如其中的《終身誤》

預言的是薜寶釵的人生,《枉凝眉》預言的是林黛

玉的人生,《飛鳥各投林》預言了紅樓一夢,“落

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的結局。這種寫法讓全書

中各個繁雜、紛紜的單元情節彼此呼應,有序結

合,形成整體結構。

比較

若將《紅樓夢》和《舊約》兩書的預言性開頭

相對比,我們會發現,雖然都是以“非正常”物質

世界的“靈幻”經歷為序言性預示,但《創世記》

將伊甸園中上帝、蛇、亞當、夏娃的事,寫得恍

若發生在真實世界中一

樣,雖然我們無法想像

上帝是以怎樣的形體、

樣式來行走和說話。而

《紅樓夢》裡卻將一僧

一道與石頭、空空道

人,這些在現實生活中

有跡可循、甚至是常見

的人、物、情節,寫得

如在夢幻中。

雖然兩個開頭的場

景、情節描述,都預言了未來發生的事,但這種不

同的寫作方式,傳遞出了不同的理念:《創世記》

強調記實性和上帝的臨在性;而《紅樓夢》強調小

說的虛構與人生的虛幻性。同樣是看似奇幻的描

述,一個強調的是實,一個強調的是空;這種不

同,可謂承載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觀與世界觀。

作者為作家,現任《海外校園》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