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1 / 3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1 / 3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恩福

2015

年1月

Vol. 15. No.1

21

19世紀批判學者認為,聖經是「未啟蒙」的文獻,而他們則以啟蒙運動的世界觀來定奪聖經「有誤」。

The critical scholars in the 19th century regarded the Bible as unenlightened documents. They declared that the Bible is errant according to

the worldview of the Enlightenment.

成邏輯上的矛盾,就等於聲稱上帝自相矛盾。「不

同」不等於「矛盾」:特土良相信,良善的上帝不

會自相矛盾。

在此我們發現,特土良已開始發展聖經無誤

論,而此無誤論是建立在上帝論的基礎上。儘管特

土良排斥希臘哲學,卻仍有濃厚的本體論意識,他

相信上帝是真理與良善的本體,並堅持上帝的「純

一性」(

simplicity

:上帝是獨一而不可分的,在祂

裡面,真理、良善、公義、慈愛等,並非不同的幾

個『部份』,而是全然不可分割的一體)。

特土良與柏拉圖式的本體論截然不同之處在

於,他相信:超越的上帝親自在歷史中對人說話,

因此祂的話語並非短暫的幻影,而是永遠長存的真

理。聖經既是良善的上帝賜下的真理,就不可能自

相矛盾。若說聖經當中有任何矛盾之處,就等於聲

稱聖經不是神的話語,或者上帝並非全然良善。良

善的上帝所賜下的話語,不會自相矛盾:這是特土

良的聖經無誤論。

俄利根、亞歷山大學派

初代教會當中,立場最接近新正統派聖經觀

的,當屬早期亞歷山

大學派(

Al exand r i an

School

),而教父俄利根

Origen

,第2、3世紀)

是該學派「靈意解經」

傳統的早期代表人物。

由於俄利根的聖經無誤

論較具爭議性,本文將

用較多篇幅討論。

俄利根認為,聖經

有兩個層面的信息:「靈意」(

spiritual sense

)與

「字義」(

literal sense

)。在靈意的層面上,聖經

全然無誤;在字義的層面上,聖經作者經常使用誇

大、不符史實的表述,甚至杜撰一些不可能發生的

事情。俄利根肯定聖經字面意義的價值,但強調:

基督徒必須以信心看見字義所承載的屬靈信息。這

觀念似乎與新正統派不謀而合:新正統派認為:聖

經文本有各種謬誤,但上帝仍藉著它對我們說話。

自20世紀下半葉起,新正統派聖經觀在福音派當中

愈來愈受歡迎,因此許多左翼福音派人士也引用俄

利根,辯稱這種聖經觀出自初代教會正統。

然而,若仔細研究,我們會發現,亞歷山大

學派的聖經觀與新正統派截然不同。兩派之間對於

「謬誤」的定義,有重要的差異。首先,新正統派

是在現代意義上認為聖經有誤,俄利根及亞歷山大

學派則不然。所謂現代意義上的謬誤,是指18世紀

哲學家康德(

Immanuel Kant

)的批判哲學(指康

德對人類理性的批判)所導致的19世紀自然主義

naturalist

)或自然神論(

deism

)世界觀。簡言

之,這種世界觀認為,任何超自然的事物,包括啟

示、神蹟等,皆在人類認知功能的範圍之外。

6

高等聖經批判(

higher criticism

)即產生於這

種文化背景:批判學者研究聖經時,完全不考慮「

聖靈默示」或「啟示」,只將聖經當成一本普通的

古代文獻來研究。在這種世界觀之下,批判學者認

為,聖經當中所有「矛盾」、「不科學」、「不道

德」、「不合歷史與考古」、「文筆平庸鬆散」的

地方,都是出於古代聖經作者的侷限。簡言之,19

世紀批判學者認為,聖經是「未啟蒙」的文獻,而

他們則以啟蒙運動的世界觀來定奪聖經「有誤」。

19世紀的聖經批判學者認為聖經「自相矛

盾」,卻忽略自初代教會至宗教改革,歷代神學

家早已解釋過,聖經中的不同處並非真正的「矛

盾」。他們聲稱聖經「不科學」,殊不知科學不斷

進步,舊的科學理論、甚至範式(

paradigm

)不斷

被推翻。他們認為聖經許多教導與記載「不道德」

,但他們是以自身文化處境的倫理標準來審視聖經

的道德,而顯而易見地,他們的倫理標準並非放諸

普世皆準。他們聲稱聖經記載「不合歷史與考古」

,但請注意,19世紀史學家對「歷史」的許多認知

及預設,在今日已不被認可。他們以為聖經文筆「

平庸鬆散」,但20世紀的「敘事批判」(

narrative

criticism

)、「修辭批判」(

rhetorical criticism

)、

「結構批判」(

structural criticism

)等學派已顯示,

看似魯鈍的新舊約文學,其實極其精妙,有著令人

訝異的嚴謹結構,並非19世紀學者所以為的牽強編

修。總之,19世紀高等聖經批判學者是帶著那個時

代的偏見來審視聖經,斷言聖經充滿謬誤。

20世紀新正統派聲稱聖經「有誤」,基本上也

是採用這種批判哲學的世界觀。這種意義上的「有

誤」,在啟蒙運動之前是找不到的。事實上,史特

勞斯在《基督生平批判研究》的開頭,就論到古希

臘、猶太教、初代基督教的「寓意解經」,也提到

了俄利根。

7

史特勞斯公允正確地指出,俄利根及

亞歷山大學派的「寓意解經」或「靈意解經」,與

他所提出的「去神話化」(

demythologisation

)解經

截然不同。

8

而他認為,所謂「寓意」或「靈意」

解經,仍是「迷信」時代的產物,而啟蒙運動破除

了人們對任何超自然現象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