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4 / 3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4 / 3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24

恩福

2015

年1月

Vol. 15. No.1

演繹法和邏輯蘊涵

許多哲學家、科學家和神學家假定,若要科學

證據(A)成為神學命題(B)的認知支持,或確信

的理由,只有一種狀況才能成立:結論(B)必須

能從證據(A)逐步明確演繹(

deduction

)而來。他

們假定,要為神的存在或有神論的相關命題提供有

效的認知支持,必須採用演繹邏輯來立論,即:

如果A,那麼B

.

A

.

因此B

當然,很多神存在的立論正是按這個演繹方式

架構的。比方,前述的上帝存在經典論證──卡拉

姆(

kalam

)的宇宙論(

Craig 1994:92

):

凡開始存在者必有其原因

宇宙開始存在

因此,宇宙的存在有其原因

這樣的演繹論證是用標準的肯定前件式

modus

ponens

)邏輯模式,因此,在邏輯上有

效;即:如果這類論點的前提為真,且能被公認明

確為真,那麼隨之而來的結論便同樣可以明確肯

定。對這樣的立論,邏輯學家的說法為:前提蘊涵

了結論(

the premises entail the conclusions

)。

當然,要找到可以被公認明確為真的前提,可

能非常困難,尤其是需要以實證經驗為基礎的問題

──如自然科學。許多上帝存在的演繹論證,正因

這原因而挫敗。

不過,即便很難作到,就認知支持而言,

根據前提為真而得的演繹蘊涵,確實是讓該理論

能完全合法的方式。如果(A)邏輯上必然得出

(B),那麼,只要(A)被肯定,否認(B)就不

合理。在這種情況下,(A)顯然對(B)提供了支

持(

Dembski & Meyer 1998:418-22

)。而演繹蘊涵

所達到的支持強度,委實遠超過實驗科學的要求。

科學家很少會根據實驗證據、以演繹法來證明他們

的理論。誠然,沒有一種領域的探究(除了數學以

外),能夠單單用[演繹]蘊涵邏輯來開展。

事實上,大部分領域的探究都採用其他推理

形式──名稱各異,如假說(

hypothesis

)、溯因

推斷(

abductio

n),假設的演繹法(

hypothetico-

deductive method

),或最佳解釋推理(

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s

)等。

溯因推斷和假設確認的邏輯

19世紀邏輯學家皮爾斯(

C. S. Peirce

)曾提出

從數據得出結論的各種推理模式(

Peirce

1931

2:375

)。皮爾斯指出,除了演繹論證之外,我們經

常採用一種邏輯模式,他稱之為“溯因推斷"或假

說法。這兩類推論方式的區別,請看以下論證模式

的說明:

演繹式:

數據:A已知顯然為真。

邏輯:如果A為真,B便為理所當然。

結論:因此,B必然為真。

溯因推斷:

數據:令人驚訝的事實A被觀察到。

邏輯:而如果B為真,A便應該為理所當然。

結論:因此,有理由認為(

suspect

)B可能

為真。

在演繹邏輯中,如果前提為真,結論就隨之

被肯定。然而,溯因推斷的邏輯架構並不能產生

確定性,只能產生合理性或可能性。在演繹邏輯

中,小前提(

minor premise

)是先肯定“前件"

(A)(

antecedent

v a r i a b l e

) ; 而 溯

因 邏 輯 則 不 同 ,

它先肯定“後件"

(B)(

consequent

variable

)。在演繹

邏輯中,若先(明

確)肯定後件,就會

出現謬誤──因未能

看出:可以解釋同樣

證據的前件或許不只

一個。請看以下論證

的說明:

溯因推斷的邏輯架構並不能產生確定性,只能產生合理性或可能性。

The logic of the abductive schema does not produce certainty, but instead plausibility or possibility.

Charles Sanders Peirce

皮爾斯 (1839-1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