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25 / 3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25 / 3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恩福

2015

年1月

Vol. 15. No.1

25

皮爾斯承認,溯因推斷本身只是一種較弱形式的認知支持。

Peirce acknowledged that abductive inferences on their own may constitute a rather weak form of epistemic support

如果下雨,街道就會濕。

街道濕了。

因此,下過雨。

若以符號表示:

如果R,則W

.

W

.

因此,R。

顯然,這論證是有問題的。街道濕,不一定

是因下雨;可能有其他原因讓街道變濕,如:消火

栓破裂、雪堆融化、或清道夫在打掃前先灑水。然

而,街道濕仍可能表示下過雨。因此,若作以下修

改,就不會犯謬誤:

如果下雨,街道就會濕。

街道濕了。

因此,可能下過雨。

若以符號表示:

如果R,則W

.

W

.

也許R。

上述例證表明,即使人們無法明確肯定後件,

仍可認為它是一種可能性。這恰恰是溯因邏輯的功

效。它提供了“某一假定可能為真"的原因。事實

上,它是在我們無法明確肯定某項假說(或結論)

時,提出讓人能採信的理由。

自 然 科 學

和歷史科學經常

採用這種邏輯。

在 自 然 科 學 方

面,如果我們有

理由期待,在某

種假設下,一些

事情必會接踵發

生,而如今這些

事情發生了,那

麼就可以說,該

假設已經獲得確

認。許多科學的

假說,就是用這

種“確認假設"

的方法提供支持

的證據。

17世紀的天文學家根據哥白尼的太陽系日

心說,有理由期待,金星應該會呈相變(

exhibit

phases

)。伽利略發現,它確呈相變,因此,日心

說獲得支持(儘管並非證明)。這一發現並沒有證

明日心說,因為其他理論可能、且已然可以解釋同

一事實(

Gingerich 1982:133-43

)。

皮爾斯承認,溯因推斷本身只是一種較弱形

式的認知支持:一般而論,它是一種薄弱論證。它

往往只使我們的判斷稍微傾向結論,卻不能讓我們

相信該結論為真;我們只能推測,它有可能是這樣

Peirce 1931, 2:375

)。但從實際上而言,皮爾斯承

認,溯因推斷即使不像演繹邏輯般具滴水不漏的肯

定性,也往往會產生令人難以懷疑的結論。例如,

皮爾斯認為,懷疑拿破崙的存在是沒有道理的,雖

然他的存在只能透過溯因推斷來得知:無數的文件

都提到一位名為拿破崙的征服者。儘管我們沒見過

這個人,但我們若不認定他真的存在,就無法解釋

所見到的一切文件和紀念碑(

Peirce 1931, 2:375

。因此,皮爾斯建議,就認知支持而言,溯因推斷

的邏輯若與假設的解釋力一起配搭考慮,便有更強

的力度。

[譯者小結:演繹推理或稱為肯定前件式

modus ponens

),雖為邏輯上的肯定形式,但在

學界實際上極難做到。學界多半採用肯定後件(

affirming the consequent

)的可能謬誤邏輯,也就是

從現象來推測本質的方法。歷史學如此,絕大多數

基礎理論科學亦如此。下面作者進一步探討,此法

的可靠性如何能增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