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3 / 3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3 / 3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恩福

2015

年1月

Vol. 15. No.1

3

是出於罪惡的扭曲。人性陰暗面所造成的盲點或醜

陋,沒有一個文化與社會能避免。由此可見,任何

傳統或文化所強調的公平正義,只能是相對性的。

可惜許多人無法看清這點,卻高抬自己社會所

標榜的良善,鄙夷持不同看法團體的見解。例如,

西方社會常指責伊斯蘭文化對婦女的排擠、歧視,

但卻看不清自己文化氛圍內白人中心的傾向;其

實,在西方社會中,對有色人種的虧待與看輕,甚

至不公平的處理,是司空見慣的事。

馬拉拉的聲音,是從她所處環境中體會到女

權遭遇排擠,而發出來的抗議。然而,網路上卻出

現對她演講的不滿與批判。例如,沙伊德(

Gholam

Shahid

)回應說,馬拉拉為何不提在加薩數千名兒

童被剝奪生命的慘況?難道生存權不比教育權更重

要?事實上,今天在非洲、亞洲、中東,有無數人

因信仰、膚色、政治立場而遭受嚴重的打壓,甚至

性命不保。幾個月前,伊拉克境內好些基督徒孩童

遭伊斯蘭國暴徒無情殘殺。全世界不公不義的現

象,不僅是巴基斯坦的女孩被剝奪受教育的機會而

已。

這個世界不可能提出一套普世都能夠接受的道

德準則,讓所有民族、不同傳統的人都能接受。我

們所謂的公義或平等,其實都是相對的。一個地區

公義平等的尺度,不一定適用於另一個地區。

教育的侷限與救贖的需要

馬拉拉從小就被父親灌輸女童受教育的重要

性。然而,自從塔利班政權管轄她的家鄉後,許多

女童接受教育的機會被剝奪,因此馬拉拉在許多公

開場合不斷強調,教育對於女孩們絕不可少,是她

們未來的希望,是她們進入物質與精神豐富的管

道,能使她們脫離無知,獲得提昇,甚而與國際接

軌。

不可諱言,教育對現代人有不可磨滅的重要

性。然而,教育或知識的增加,卻無法解決人類的

根本問題。許多受過高等教育、浸淫在知識海洋的

人,心靈深處卻是貧乏、黑暗、孤獨與扭曲。諷刺

的是,殺害馬拉拉等女孩的塔利班兇手,或伊斯蘭

國恐怖主義激進分子,許多都受過優良的教育。

綜觀人類歷史,最深的問題並非是缺乏教育,

而是人性未曾被救贖,被罪所捆綁、牢籠,以致活

在罪惡的沼泥中。陷在罪中的人最明顯的特徵,就

是自我中心。他們無法接納與自己不一樣的人──

無論差異是來自文化、傳統、或宗教。塔利班或

伊斯蘭國對西方民主自由的思潮完全敵對,他們認

定,西方的概念會破壞伊斯蘭文明,讓原本鞏固而

和諧的伊斯蘭社會陷入分崩離析的局面,因此他們

要反抗到底。

耶穌曾一針見血地說:「所有犯罪的,就是罪

的奴僕。」(約翰福音8:34b)祂對人性有徹底的

認識,深知人根本的問題是受罪的轄制。祂又說:

「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加福音

19:10)祂提出的解藥不是教化眾人,而是為人帶

來救贖的恩典。

十字架是化解對立的唯一良藥

2014年出現嚴重的種族歧視案件。在美國,因

為布朗(

Michael Brown

)和葛納(

Eric Garner

)兩

位黑人被警察殺死,許多城市出現示威抗議,更有

殺警的報復行動。12月16日,在澳大利亞的悉尼,

支持伊斯蘭國的伊朗難民莫尼斯(

Man Haron Monis

)

在熱鬧的中央商區某咖啡屋劫持人質,最後射殺了

一位女律師和咖啡屋經理。這些悲劇不禁讓人追

問:種族對立的現象有沒有化解的出路?

安德魯懷特(

Andrew White

)是位在英國長大

的英印混血兒,大約33歲時,神呼召他到伊拉克去

擔任巴格達聖公會的牧師。他用許多時間照顧貧苦

和被疾病纏身的伊斯蘭百姓。他知道,耶穌的十字

架之路是愛和犧牲的道路。要化解不同信仰或不同

種族之間的隔閡,最重要的不是理論,而是生命的

見證。他的負擔之一,是要化解以色列人和阿拉伯

世界長久以來的歧見與深仇大恨,所以他創立「中

東救濟與和解基金會」,用最大的熱忱來促使不同

團體的相互瞭解,進而彼此尊重,維持和睦。

今天的世界充滿鴻溝與藩籬。諾貝爾和平獎起

不了什麼作用,聯合國所能作的也十分有限。唯有

願意認真跟隨耶穌的人,像懷特牧師一般,肯背起

十字架,活出基督愛的生命,才能對世界的和平有

真實的貢獻。

作者為本刊主編

肯背起十字架,活出基督愛的生命,才能對世界的和平有真實的貢獻。

In order to make authentic contribution to world peace one must be willing to take up his own cross and live out the love of Chr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