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7 / 3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7 / 3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恩福

2015

年1月

Vol. 15. No.1

7

檢視對美籍猶太人的民意調查,……2005年,四分之三支持美國政府向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施壓,完成“兩國論”的

和平談判。

The polls of American Jews showed that . . . in 2005 three quarters supported US government to pressure Israel and Palestine

to reach peace agreement between the two "nations".

用,經濟凋敝。

定居點以及其保護措施不但奪取了巴勒斯坦

人的土地和農地,拆除了他們的房屋,根據以色列

的人權組織(

B’Tselem

)報導,當地居民遭新移民

攻擊的事也經常發生。當然,巴勒斯坦人攻擊猶太

人的事也時有所聞,只是兩者受到法律保護的差距

有天淵之別,以致一份以色列報紙(

Haaretz

)評論

說:“法律不是法律,唯有新移民才至高無上。”

由於很多媒體的新聞都遭過濾,外地所能聽到的暴

力事件,其因果、是非與真相很難判定。

猶、阿間的差異,讓以色列境內的阿拉伯公民

心生不平。除了拉賓當政的那幾年力圖改善以外,

阿拉伯人深深感受到種族歧視與仇視。在以色列國

境之內, 猶太人大多數並不平等對待阿拉伯公民。

縱使真正欺負人的佔少數,但不平等、不自由的氛

圍瀰漫。

2009年以色列國會選舉中,斬獲最多的是利

伯曼(

Avigador Lieberman

,現任外交部長),他的

支持者竟高喊:“消滅阿拉伯人!”,令人毛骨悚

然。以色列國會議員開始有人發話:容讓阿拉伯人

和猶太人共存是不合適的。有人開始醞釀“廢除阿

拉伯語為官方語言之一”。“人口遷移”的呼聲也

出現──要把阿拉伯公民趕出以色列。2010年一次

民調發現,53%以色列猶太人贊成驅逐阿拉伯公民!

當地的阿拉伯基督徒,雖然祖先在這聖地居住

了將近兩千年,近年卻紛紛離開。他們說,並非因

為受到穆斯林的迫害,乃是逃避占領者的肆虐。而

以色列拒絕與巴勒斯坦人談判,他們看不到希望。

這就是“基督教錫安運動”所無條件支持的以

色列的現狀。當然,一般遊客不見得看得到,更感

受不到巴勒斯坦人的悲哀。

美籍猶太裔的新趨勢

《野獸農莊》與《一九八四》的作者奧維爾

George Orwell

)說過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誰能

控制過去就能控制現在,誰能控制現在就能控制過

去。”許多人生活在有權力之人所建構的過去和現

實裡而不自知。我們所閱讀到的新聞或是歷史,往

往是有心人刻意編織、裁剪的。這個事實應用到以

色列相關問題上非常貼切。因此,想知道真相不是

很容易。

在“六日戰爭”之前,美籍猶太人領袖相當支

持黑人的民權運動,認為以色列建國的自由理念,

與黑人爭取民權有很多相似之處。然而這種趨勢在

1967年以後開始轉變。猶太人的“受害心態”開始

高漲,代替了“猶太教”的教理,猶太游說團開始

特別注意伸張“猶太權力”,而不是猶太教的道德

價值,權力訴求代替了道德訴求。

任何運動或機制,在沒有約束的權利訴求之

下, 權力的濫用幾乎是必然的結果。權力不僅是為

求生存,更是用來毀滅。他們把猶太人在歷史上所

承受的災害,不加思考地投射在今天以色列國的現

實環境裡。

猶太游說團在美國的力量是人所共知的,無

論是在國會或是地方政府,他們憑著雄厚的資金,

讓需要政治獻金的政客們趨之若鶩。這些游說團(

AIPAC

)背後有猶太富豪的支助;這批富豪大半

已年逾60,他們成長於1967年前後猶太權力高漲的

氛圍裡,危機意識高,帶著受害心態,活在“猶太

大屠殺”的陰影之下。他們只看重權力和利益,對

以色列政府無條件支持,不將道德原則放在考慮之

內。他們是以色列強硬政策死忠的擁護者,他們的

金錢也大大影響了美國的政壇。

可是美國猶太人年青的一代卻不同,他們生

長在自由社會裡,所看到的是強勢的以色列,對“

大屠殺”並沒有類似的情結。他們對以色列政府的

做法大不以為然,認為父兄的受害心態不合現實,

是“部落思維”,缺乏原則。以色列政府愈趨強

硬,與美國年青一代的猶太人距離就愈遠。

檢視對美籍猶太人的民意調查,1983年,83%

對以色列政府的措施感到不安。1989年,超過一半

不同意以色列政府對巴勒斯坦人的強硬政策。90年

代末,幾乎三分之二支持巴勒斯坦立國;大多數反

對以色列繼續開闢新定居點。2005年,四分之三支

持美國政府向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施壓,完成“兩國

論”的和平談判。

基督徒的轉變

美國基督教,特別是福音派,本來一面倒向

以色列政府。

CUFI

號稱有五千萬到一億位福音派信

徒支持。可是最近情勢開始轉變。根據2010年在洛

桑會議上所作的一次調查,參加會議的基督徒中,

主張支持以色列的佔少數(34%,美國基督徒當中

則只有30%);對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持同等同情度

的,為49%。

同年,《今日基督教》雜誌一篇文章《被告席

上的基督教錫安主義》,介紹了兩部紀錄片:《等

待哈米吉多頓》和《上帝站在我們一邊》,兩部影

片分別挑戰“上帝要藉著今天的以色列完成祂的末

日計劃”的理念。